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对越作战汽车兵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呼!朋友:欢迎您光临我的博客!希望您收藏和链接我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农民的儿子,军人的后代,读书没几年,1983年10月从广东省阳春市入伍到广西崇左县中国人民解放军汽车第四十八团,85年9月11日至10月27日在广东省遂溪新桥(四连),85年10月27日汽车第四十八团撤编后,整编到164师汽车连,86年1月6日至同年3月29日补充到轮战部队123师367团炮营,87年10月退伍,现客居江门。

对越作战汽车兵~湖南行  

2009-11-05 12:5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秋十月,乍凉还热之时,我踏上了去湖南的特快列车。那一天是十月的 二十七日。湖南是我第一次去,和我一起去的有李伟镇“关长”。 ­

            李伟镇“关长”是我的战友,十一连上士,新会人,七八年兵,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关长”的称号是他的副连长赋于他的。李“关长”在中央直属单位工作,福利好,待遇好,工作清闲,身上有蓬莱元帅的基因。有一天,他李“关长”给我来电话,告知我他休年假了,问我有没有时间陪他出外走走,我说:“关长,你先做做作业,我安排时间。” ­

            经过一番努力,时间是安排好了,正确地说应该是倒腾出来了,付出的代价是连续上两个二十四小时的班--两天两夜呆在单位里。二十七日起才可开始休息。二十七日一早,为了撘上九时四十八分广州至北京西这趟列出,来不及等到下班时间,我就匆匆离开单位,赶往车站。还好,无论是江门车站,还是广州火车站,都很顺利撘上汽车、列车。在列车上,还体念了一回无摊位小贩被城管赶的滋味。因为我和李“关长”买的是无座位票,所以我和李“关长”就成了无摊位小贩,列车员就成了城管。无座位乘客为了找个座位,唯有往软卧去找位子坐,在软卧里,见列车员来了就象无摊位小贩见到城管来了一样,而列车员见到无座位乘客,也真的象城管见到无摊位小贩一样礼遇-----毫不客气驱赶。无座位乘客被列车员赶回又想办法往软卧去,那情景和无摊位小贩没啥区别。 ­

          十七点稍过, 经过东藏西躲,还是到了长沙火车站。我知道长沙有许多四十八团的战友,但是,我熟识的一个也联系不上。在新兵连、在司训队,各自下连队后就失去了联系,所以,我行前要李“关长”做作业就是这么回事。我知道李“关长”有同连队战友在长沙,那位战友在网上我也有和他聊过天,但李“关长”说等上了火车再说。如今,火车都进站了,都不见李“关长”有何动作。在人生地不熟的长沙,我担心没人接车,因此,在火车到站前,我悄悄往海南战友--曾军长手机发了条信息。曾军长是位非常热心、醒目、有能耐的战友,会急我所急,我了解他。曾军长收到我的信息后,马上会联系他的同连战友--老K的,这个,我对曾军长很放心。所以,以后,我打算称呼曾军长为牛军长。其实老K也是李“关长”的同连战友,也是在网上和我聊过天的那位战友。我和李“关长”走出长沙站后,果然,看见老K已在等候我和李“关长”。 ­

           称作老K的这位战友真名是袁毅,老K是他的网名。是一位很豪爽的战友,也是一位什么都不缺的战友。当晚和二十八日晚,老K都分别邀请来了几位长沙战友在饭馆鼎食相待我和李“关长”。我们在长沙的行程老K也全程陪同。

 ­湖南行 - 对越作战汽车兵 - 对越作战汽车兵吴光雄    

                          老K(左1) 朱建平(左2)李“关长(左3)曾西里(右1)     

                                   湖南行 - 对越作战汽车兵 - 对越作战汽车兵吴光雄 

                                           席间  江沁主席(右1)热情邀请本人合照留念

湖南行 - 对越作战汽车兵 - 对越作战汽车兵吴光雄

                            李文杰夫妇百忙中赶回为我们接风

                                                   湖南行 - 对越作战汽车兵 - 对越作战汽车兵吴光雄

                                                        刘荣杰老总也赶来了

          长沙是湖南省会,是全省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教、商贸和旅游中心。来到了长沙,老K和几个战友当然会带我和李“关长”游览这座风景秀丽山水名城、驰名中外历史古城和人文荟萃的文化名城、、、、也是全中国夜生活最狂热之城

          饭毕,战友陪我和李“关长”参观了长沙的商业步行街、湘江、酒吧等等。长沙的步行街很大,也很繁荣。漫步街头,感觉没广州市的北京路和上下九路拥挤;长沙的火宫殿是毛主席吃臭豆腐的地方。当晚,火宫殿座无虚席,人头涌涌。我想,很多食客和我一样是冒名而来;而长沙的酒吧,就更是热闹、疯狂,那喝酒的吆喝声、那音响的震耳欲聋声、、、、那情景,人进去了就有身不由己的感觉。我从酒吧逃离出来,漫步湘江边,看华灯渔火,想象当年毛主席在湘江边放烟花情景又是另一番心境,如今,伟人已逝,湘江依旧,脑海中忽然冒出古诗一首:“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湖南行 - 对越作战汽车兵 - 对越作战汽车兵吴光雄

                                                                            火宫殿

湖南行 - 对越作战汽车兵 - 对越作战汽车兵吴光雄

                              酒吧一条街的某酒吧门前热闹非凡

                                     湖南行 - 对越作战汽车兵 - 对越作战汽车兵吴光雄

                                                                 在毛主席故居门前和长沙战友合影留念

           二十九日,老K、朱建平、曾西里等陪我和李“关长”到伟人的故里、红太阳升起的地方-----韶山参观访友。在韶山不但瞻仰了毛主席的故居、博物馆、毛主席铜像,还拜访了几位在韶山工作的战友。

湖南行 - 对越作战汽车兵 - 对越作战汽车兵吴光雄

 韶山的战友接见我们一行(由左至右分别是:毛友谊、赵新华、余自然、曾西星、李义、李伟镇、吴光雄、朱建平)

                                       湖南行 - 对越作战汽车兵 - 对越作战汽车兵吴光雄

                                            朱总理也忍不住挥毫留墨宝了

           三十日,我和李“关长”告别长沙的战友,继续我们的下一站----世界自然遗产、世界地质公园的张家界。在武陵源景区那峰奇、树秀、云白、径幽、、、“五步一个景,十步一重天”的地方看青山绿水吞吐云烟,听林间云韵石上泉声,游览那竹木扶疏、奇峰拔地而起、蜿蜒曲折溪流,恍然间让人觉得生活于神仙的大世界中,使人流连忘返。如能“餐霞吸露,听鸟鸣看花落,烧败叶,烹鲜笋”,又或是在幽泉怪石的地方,拂草而坐,再来一壶美酒,多泻意呀!真真是:“此人生如意事”也。什么居五都市,在此住三家村也不换那五都市啊!!如此生活那管它梦中蕉鹿呢。

湖南行 - 对越作战汽车兵 - 对越作战汽车兵吴光雄

                                         美不胜收

                              湖南行 - 对越作战汽车兵 - 对越作战汽车兵吴光雄

                                                                             奇峰雾绕,树木扶疏

湖南行 - 对越作战汽车兵 - 对越作战汽车兵吴光雄

                                            如诗如画

十一月一日晚,我和李“关长”依依惜别那仙境的地方-----湖南武陵源,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评论这张
 
阅读(154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